本篇文章10377字,读完约26分钟

请扫h5

扫视频看

1月30日晚,在河南开封通许县玉皇庙町汉朱岗村,村里的大人小孩来看婚礼前的演出。 本报记者李隽辉/摄影

豫东杞县孟庄村边的幸福西干渠静静流淌。 “在风声艰难的几年里,因为不想在谁家怀上女孩,所以偷偷掉了下来,半夜扔进了这条河里。 ”。 村民刘伟忠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当时女孩少了,但现在村里有十几个过了25岁还单身的男孩。”

“消失的女孩”

“目前的性别失衡是几十年高出生性别比积累的结果。 ”。 许多人口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多年的失衡填补了今天剩男危机的祸根。 西安交通大学人口快速发展研究所的李树群在其调查报告中估计,从1980年到2010年的30年间,出生于中国的男性为2.9亿人,女性为2.54亿人,男性比女性多约3600万人。 在这3600万个缺口中,有1600万是人口生育中的生物学因素造成的,但至少有2000万是女性缺失造成的。

“消失的女孩”

天平倾斜了

1982年公布的人口统计数据引起学术界的观察——出生性别比高达108.47,已超过正常范围上限。 此后,随着计生政策的实施、b超技术的普及以及非行动的开展、仁爱行动的推进,30多年来,我国出生性别比快速增长、高位徘徊、逐渐下降,走出了曲折的几条变化路线。

“消失的女孩”

其实中国曾经是男性喜欢的国家,在没有超声波之前,抛弃女孩的现象曾经很严重。 根据西安交大姜全保教授等人的研究,1940年左右,“失踪”的女性比例达到14%。 解放后,妇女地位提高,抛弃女童的现象减少,1960年至1970年间,女童死亡率比较低。 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失踪女性”的比例开始稳步上升,达到2000年的7%左右。

“消失的女孩”

“80年代以前,人们对男性的喜好是以‘多生孩子’来处理的。 在80年代的政策限制了数量之后,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得到“许多生命”,开始复制成“男性”字,为了不受到惩罚,要减少生育数量,同时要确保至少有一个男孩 ”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快速发展研究所教授姜全保说。

“消失的女孩”

该评价基于数据得到支持,根据“四普”的数据,农业户口生育妇女如果第一个存活的孩子是女孩,则二婴性别比高达138,三婴性别比高达188。 如果已经有男孩的话,二胞胎性别比是101,三胞胎是108。 两者的区别很明显。

“消失的女孩”

在剩男危机爆发的今天,人们会问当时为什么提出这个计划。 中国人口学会原常务副会长田雪原是1980年中央人口问题座谈会报告的撰写人,他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了当时的背景。 “并不是没有预料到副作用,但是中国人口基数大,增长快,人民生活处于低水平状态。 这是因为控制人口是第一位的,这是矛盾的第一个方面。 田原先生说:“无论如何都有选择。 当时选择的大致是二害比它轻,没有完全无害的。 比如,我敲桌子我的手还有点痛呢。 任何事件都是如此。 ”。

“消失的女孩”

刚调到计生委工作的时候,湖南省溆浦县的民办教师韩生学也感到自豪。 “有改造国家,造福社会的使命感”。 看到自己因为兄弟多而辍学,因为周围亲戚朋友多,所以穷得不能吃饭,汉生学相信“以前就有观念流传,害人,计划生育怎么也做不到。”

“消失的女孩”

但是,韩生学不明白的是,“这样的利国利民的政策,老百姓怎么会不理解呢?” 他在农村基层发现,节制生育与以前流传下来的子女观念激烈冲突,“老百姓说,孩子少了,以后养老怎么办? 生不出儿子,不就是祖上的香火断了吗?

“消失的女孩”

由于农民的抵制,计划生育政策也越来越硬了。 安徽省首位计划生育专业干部于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的执行方法确实很简单,“不经过3分钟,3分钟就刮风了”。 他说:“我们先召集群众,然后是填鸭式的推广,不管群众能不能理解,说话都是半天。 我们很辛苦,群众依然茫然。 推进后,让大队书记、会计挨家挨户统计谁家该上环,谁家该结扎。 大队书记,会计非常不情愿,没办法,随便写几个体的名字报个案,关于他们的亲属当然不报。 如果有名单,突击几次就能完成任务。 ”。

“消失的女孩”

农民的儿子控诉大路不能走,不得不走小路。 田原:其实在制定政策的时候讨论过性别选择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法律上必须明确规定,不允许进行非医学的胎儿性鉴定。 “但是,实际上,这个问题最终没有得到防止。 ”田原说。 后来看,出生性别比大幅上升,2007年全国出生性别比上升至125.48,农村出生性别比达130.18。

“消失的女孩”

在此期间,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部分地区实施了“一儿半”政策。 因为只允许第一个孩子为女孩生第二个孩子,所以生第二个孩子成为农民生男孩的最后机会,人为干预更是严重,2000年实行一人半政策的农村地区出生性别比达到124.7。 考虑到许多农村地区实行了一半儿童的政策,这次彻底扭曲了出生性别比的天平。

“消失的女孩”

失踪的女孩

西安交大李树拉普兰队在调查中发现八九十年代又出现了女童高死亡率。 “如果没有人为的性别选择干预,女孩的存活率应该比男孩高。”但是1995年的研究表明,中国1~4岁女性的死亡率比男性的死亡率高10%。

“消失的女孩”

但是,2000年左右,女童死亡率开始下降,年略低于男童正常值。 专家们分析说,由于此时超声波技术的普及,“产前性别鉴定技术的出现为人为性别选择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李树荣表示,超声波产前选择相对减轻了父母抛弃女童的道德负罪感,大幅增加了“失踪”的女性。

“消失的女孩”

豫东孟庄村的村民刘伟忠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大约90年代后期吧。 乡镇突然出现了很多小医院,超声波鉴定和人流一条龙,也打不过。 打了再来。 ”。 刘伟忠说:“女孩子的人流下来,躲到半夜,趁人睡着,把孩子扔进东边幸福的西干线渠,偷偷埋了。”

“消失的女孩”

溺水的女孩和被流产而未出生的女孩,在人口学上被称为“失踪的女性”。 这个概念最早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提出的,指的是没有因人为干预而出生,或者因性别偏好而提前死亡的女性。

“消失的女孩”

据阿马蒂亚·森估计,全世界约有1亿多妇女因人为的性别选择而“失踪”。 其中,中国和印度是严重的灾区。 根据西安交大教授姜全保、李树拉普兰、斯坦福大学教授等的研究,20世纪的100年间,中国“失踪女性”的总量达到了3559万人。

“消失的女孩”

“根本原因是重男轻女以前就流传下来的观念,但不同年代有不同的直接原因”姜全保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1980~~年代以来,生育数量的限制与以前流传下来的男孩偏好观念激烈冲突,导致“失踪”的女孩增加,1980年,

“消失的女孩”

魔高一丈

怀孕快五个月的杨凤林再次出现在村子里时,突然肚子变小了。 村民窃窃私语“一定又是女孩掉的”。 我推测杨凤林可能进行了性别鉴定和生育,高沟镇计生专家陈桥对此也没办法。

“消失的女孩”

“很难,取证很难。 总说四个月后和公公吵架,要么投胎,要么去外地,撞伤流产。 ”。 陈桥说,乡镇干部是两难、计划生育宅基地,违章建设难以取证处罚,计划生育难以取证。 “他们在和你斗智斗勇地战斗呢! ”

“消失的女孩”

到了2000年左右,流产的女童泛滥引起上层观察。 田原先生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10多年前撰写文案,标题为‘高度重视出生性别比带来的危机’,已经提到了危机这个词。” 文案发表后,国务院秘书长和其他领导作出指示。 国务院马上召开会议讨论这个问题,国家计生委等部门参加,邀请了一些专家,田雪原在会上做了中心发言。 然后,中央也出台了一些打击措施。

“消失的女孩”

“2000年以后,计生的就业点开始打击‘两非’,县计生委员会设立了‘打非辩’。” 安徽省某县的非经营主任杨锋说:“说实话,打击效果不好,诉求太大,利润太高,完全不能烧荒。”

“消失的女孩”

超声波刚普及的时候,黑诊所第一集中在县城和乡镇,说:“我下车,一次收四五台超声波机。 96、97年,那时机器很贵,一辆3万元,但一个城镇至少有一辆停不下来。 鉴定一次不会重复60~80元。 检测出女孩便宜,检测出男孩贵。 因为检测出男孩是不重复的买卖,女孩流产可以再赚一次。 ”。 杨锋感叹道:“一次生产600元以上,两三个月就把书拿回来了。”

“消失的女孩”

利润越来越火爆这个“黑市”,县医院的医生、私人医生,甚至完全没有医生资格的农民,都被卷入了这个产业链。 “黑诊所通常地点隐蔽,分发名片,取得联系上车,车窗被黑布覆盖,看不到外面,车团团转,几下就让你完全迷失了方向。 有些人在车里放超声波机,做移动工作,很难抓住现场。 ”。

“消失的女孩”

“一开始没有特别的规章制度,不知道怎么做,只能摸索着做”2005年,安徽在全国率先推进异地事件,开始到外地打击两非。 “周边掉的多,二是流动人口增加。”杨主任所在的县最常处置事件的地方是北京市朝阳区。 “首先拿着介绍信联系对口单位,走之前线人要了解情况,然后我们作为报案人向监管部门报案。 然后,作为向导带着执法机关进行执法。 ”。

“消失的女孩”

在杨锋看来,场外打基本上是魔道斗法,每次行动都像是动作片。 2007年,杨峰等人来到北京办案,一行十几人开车前往隐藏黑b超窝点的菜市场进行调查。 小心翼翼地,办事员中途下车,但被对方发现,赶到现场时,只发现了隐藏的高级超声波和相当于3万元的药品。 “我们的车停在被没收地点200米以外的地方。 检查结束后,我远远地看到几个彪形大汉在拍我们的车牌号。 我们在回当地卫生监督部门办公室核实的途中被跟踪了。 一进办公室,被两个彪形大汉左右堵门,一个镇计生专业吓得腿发抖。 ”。 最终在监督所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们偷偷出了后门,逃出了地下车库。 “出来后,大家都很惊讶。 我害怕再次被跟踪。 开车去天安门广场绕了很大一圈后,我敢回酒店休息。 ”。

“消失的女孩”

安徽的异地事件模式后来被宣传了。 从那以后,一列列车载着全国各地县级、乡级的计生员工们前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试图抓捕造成当地女性持续流产的“罪魁祸首”。

“消失的女孩”

据“两非”事件新闻管理系统统计,从2007年7月至年底,全国共立案2万多起“两非”事件,1.6万起被破门。 杨主任所在的县是不先进的县,2、3个月来,该县计生委的登记簿上已经登记了约1500件黑超声波事件。 “但是,与逃脱相比,掉落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

“消失的女孩”

最危险的时候

刘伟忠辞去计生干部近十年了。 他所在的河南通许县玉皇庙镇,最火的时候有200人在谋生。 除正式编制外,还有多名“临时工”。 “那个时候,计生是乡镇最重要的工作人员,从派出所到税收人员,都是兼职计生。 ”。

“消失的女孩”

但是,计生干部随后逐渐被裁员,刘伟忠也被裁掉。 “不仅仅是缩短队伍,也要改变方法。 2002年制定了计生法是一个分水岭。 ”。 安徽某县计生办公室主任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至今为止没有获得7个许可,所以在地方上比较收敛。 以说服教育为主,要求吃药、戴戒指、自己选择。 之后,诱惑验孕,将分娩改为婚前服务,每次验孕后都要送洗脸盆、毛巾、洗涤剂。 这十年又有了新的变化,调查疾病,人性化,人们也渐渐接受了新观念。 ”。

“消失的女孩”

在这些变化的背后,中国的人口形势发生过根本性的变化。 推行计划生育政策30多年来,中国总生育率从20世纪70年代初期的5.8左右迅速下降到全年的1.6左右,为世界最低生育率。 年春天,坐在阳光下,刘伟忠悠然地说。 “现在,计生干部只剩下两三人。 闲着什么也没做。 几天内没有准生证。 我觉得生不了人。 ”。

“消失的女孩”

出生率下降,开始出现计生政策的负面影响。 与计划生育政策相关的田雪原先生说:“由于预计会出现老龄化、劳动力不足、男性过剩、年轻夫妇的晚年负担增加等情况,所以决定只靠一代是无法成为永久对策的。” 田雪原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2009年,将近30年前,我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复印件。 人口控制的目标基本实现了。 政策可能出现的问题层出不穷。 为了不使问题变得严重,我们应该按照本来的目的进行政策调整。 ”。

“消失的女孩”

不平衡的出生性别比很早就引起了高层的关注。 2001年颁布了《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管理条例》,2002年颁布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2003年颁布了《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到了2005年,全国开始开展了对女孩的关爱行动 年的“治理性别失衡”被纳入十二五计划,出生性别比从120个高位逐渐下降,年降至115.8左右。 “计生政策也在调整,年和年,中央相继开放单独二胎和全面二胎,预计将向这个方向稳步推进,出生性别比将逐渐趋于平衡。 ”。

“消失的女孩”

但是,对现代农村男青年来说,结婚的烦恼并没有缓解。 “人们只是看到出生性别比下降,这只是‘异常’程度减缓。”李树普鲁兰说:“就像身体生病了一样,感冒好了一点,但对身体的危害还在持续很久,只是没有症状。”

“消失的女孩”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过程中,这一评价得到了大部分专家的共识:迄今为止,进入适婚年龄的都是80年代出生的人,那时性别选择还不严重,但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出生的一代进入适婚年龄后,性别失衡。

“消失的女孩”

“性别比长期严重失衡,社会背上‘高利贷’”原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王侠表示:“在灾害爆发前排除危险状况,是百年大计。”

(宣金学,部分参加楠的采访。 应被采访者的要求,一些人名、地名采用了假名)

豫东杞县孟庄村边的幸福西干渠静静流淌。 “在风声艰难的几年里,因为不想在谁家怀上女孩,所以偷偷掉了下来,半夜扔进了这条河里。 ”。 村民刘伟忠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当时女孩少了,但现在村里有十几个过了25岁还单身的男孩。”

“消失的女孩”

“目前的性别失衡是几十年高出生性别比积累的结果。 ”。 许多人口专家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多年的失衡填补了今天剩男危机的祸根。 西安交通大学人口快速发展研究所的李树群在其调查报告中估计,从1980年到2010年的30年间,出生于中国的男性为2.9亿人,女性为2.54亿人,男性比女性多约3600万人。 在这3600万个缺口中,有1600万是人口生育中的生物学因素造成的,但至少有2000万是女性缺失造成的。

“消失的女孩”

天平倾斜了

1982年公布的人口统计数据引起学术界的观察——出生性别比高达108.47,已超过正常范围上限。 此后,随着计生政策的实施、b超技术的普及以及非行动的开展、仁爱行动的推进,30多年来,我国出生性别比快速增长、高位徘徊、逐渐下降,走出了曲折的几条变化路线。

“消失的女孩”

其实中国曾经是男性喜欢的国家,在没有超声波之前,抛弃女孩的现象曾经很严重。 根据西安交大姜全保教授等人的研究,1940年左右,“失踪”的女性比例达到14%。 解放后,妇女地位提高,抛弃女童的现象减少,1960年至1970年间,女童死亡率比较低。 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失踪女性”的比例开始稳步上升,达到2000年的7%左右。

“消失的女孩”

“80年代以前,人们对男性的喜好是以‘多生孩子’来处理的。 在80年代的政策限制了数量之后,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得到“许多生命”,开始复制成“男性”字,为了不受到惩罚,要减少生育数量,同时要确保至少有一个男孩 ”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快速发展研究所教授姜全保说。

“消失的女孩”

该评价基于数据得到支持,根据“四普”的数据,农业户口生育妇女如果第一个存活的孩子是女孩,则二婴性别比高达138,三婴性别比高达188。 如果已经有男孩的话,二胞胎性别比是101,三胞胎是108。 两者的区别很明显。

“消失的女孩”

在剩男危机爆发的今天,人们会问当时为什么提出这个计划。 中国人口学会原常务副会长田雪原是1980年中央人口问题座谈会报告的撰写人,他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了当时的背景。 “并不是没有预料到副作用,但是中国人口基数大,增长快,人民生活处于低水平状态。 这是因为控制人口是第一位的,这是矛盾的第一个方面。 田原先生说:“无论如何都有选择。 当时选择的大致是二害比它轻,没有完全无害的。 比如,我敲桌子我的手还有点痛呢。 任何事件都是如此。 ”。

“消失的女孩”

刚调到计生委工作的时候,湖南省溆浦县的民办教师韩生学也感到自豪。 “有改造国家,造福社会的使命感”。 看到自己因为兄弟多而辍学,因为周围亲戚朋友多,所以穷得不能吃饭,汉生学相信“以前就有观念流传,害人,计划生育怎么也做不到。”

“消失的女孩”

但是,韩生学不明白的是,“这样的利国利民的政策,老百姓怎么会不理解呢?” 他在农村基层发现,节制生育与以前流传下来的子女观念激烈冲突,“老百姓说,孩子少了,以后养老怎么办? 生不出儿子,不就是祖上的香火断了吗?

“消失的女孩”

由于农民的抵制,计划生育政策也越来越硬了。 安徽省首位计划生育专业干部于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的执行方法确实很简单,“不经过3分钟,3分钟就刮风了”。 他说:“我们先召集群众,然后是填鸭式的推广,不管群众能不能理解,说话都是半天。 我们很辛苦,群众依然茫然。 推进后,让大队书记、会计挨家挨户统计谁家该上环,谁家该结扎。 大队书记,会计非常不情愿,没办法,随便写几个体的名字报个案,关于他们的亲属当然不报。 如果有名单,突击几次就能完成任务。 ”。

“消失的女孩”

农民的儿子控诉大路不能走,不得不走小路。 田原:其实在制定政策的时候讨论过性别选择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法律上必须明确规定,不允许进行非医学的胎儿性鉴定。 “但是,实际上,这个问题最终没有得到防止。 ”田原说。 后来看,出生性别比大幅上升,2007年全国出生性别比上升至125.48,农村出生性别比达130.18。

“消失的女孩”

在此期间,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后,部分地区实施了“一儿半”政策。 因为只允许第一个孩子为女孩生第二个孩子,所以生第二个孩子成为农民生男孩的最后机会,人为干预更是严重,2000年实行一人半政策的农村地区出生性别比达到124.7。 考虑到许多农村地区实行了一半儿童的政策,这次彻底扭曲了出生性别比的天平。

“消失的女孩”

失踪的女孩

西安交大李树拉普兰队在调查中发现八九十年代又出现了女童高死亡率。 “如果没有人为的性别选择干预,女孩的存活率应该比男孩高。”但是1995年的研究表明,中国1~4岁女性的死亡率比男性的死亡率高10%。

“消失的女孩”

但是,2000年左右,女童死亡率开始下降,年略低于男童正常值。 专家们分析说,由于此时超声波技术的普及,“产前性别鉴定技术的出现为人为性别选择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李树荣表示,超声波产前选择相对减轻了父母抛弃女童的道德负罪感,大幅增加了“失踪”的女性。

“消失的女孩”

豫东孟庄村的村民刘伟忠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大约90年代后期吧。 乡镇突然出现了很多小医院,超声波鉴定和人流一条龙,也打不过。 打了再来。 ”。 刘伟忠说:“女孩子的人流下来,躲到半夜,趁人睡着,把孩子扔进东边幸福的西干线渠,偷偷埋了。”

“消失的女孩”

溺水的女孩和被流产而未出生的女孩,在人口学上被称为“失踪的女性”。 这个概念最早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马蒂亚·森提出的,指的是没有因人为干预而出生,或者因性别偏好而提前死亡的女性。

“消失的女孩”

据阿马蒂亚·森估计,全世界约有1亿多妇女因人为的性别选择而“失踪”。 其中,中国和印度是严重的灾区。 根据西安交大教授姜全保、李树拉普兰、斯坦福大学教授等的研究,20世纪的100年间,中国“失踪女性”的总量达到了3559万人。

“消失的女孩”

“根本原因是重男轻女以前就流传下来的观念,但不同年代有不同的直接原因”姜全保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1980~~年代以来,生育数量的限制与以前流传下来的男孩偏好观念激烈冲突,导致“失踪”的女孩增加,1980年,

“消失的女孩”

魔高一丈

怀孕快五个月的杨凤林再次出现在村子里时,突然肚子变小了。 村民窃窃私语“一定又是女孩掉的”。 我推测杨凤林可能进行了性别鉴定和生育,高沟镇计生专家陈桥对此也没办法。

“消失的女孩”

“很难,取证很难。 总说四个月后和公公吵架,要么投胎,要么去外地,撞伤流产。 ”。 陈桥说,乡镇干部是两难、计划生育宅基地,违章建设难以取证处罚,计划生育难以取证。 “他们在和你斗智斗勇地战斗呢! ”

“消失的女孩”

到了2000年左右,流产的女童泛滥引起上层观察。 田原先生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10多年前撰写文案,标题为‘高度重视出生性别比带来的危机’,已经提到了危机这个词。” 文案发表后,国务院秘书长和其他领导作出指示。 国务院马上召开会议讨论这个问题,国家计生委等部门参加,邀请了一些专家,田雪原在会上做了中心发言。 然后,中央也出台了一些打击措施。

“消失的女孩”

“2000年以后,计生的就业点开始打击‘两非’,县计生委员会设立了‘打非辩’。” 安徽省某县的非经营主任杨锋说:“说实话,打击效果不好,诉求太大,利润太高,完全不能烧荒。”

“消失的女孩”

超声波刚普及的时候,黑诊所第一集中在县城和乡镇,说:“我下车,一次收四五台超声波机。 96、97年,那时机器很贵,一辆3万元,但一个城镇至少有一辆停不下来。 鉴定一次不会重复60~80元。 检测出女孩便宜,检测出男孩贵。 因为检测出男孩是不重复的买卖,女孩流产可以再赚一次。 ”。 杨锋感叹道:“一次生产600元以上,两三个月就把书拿回来了。”

“消失的女孩”

利润越来越火爆这个“黑市”,县医院的医生、私人医生,甚至完全没有医生资格的农民,都被卷入了这个产业链。 “黑诊所通常地点隐蔽,分发名片,取得联系上车,车窗被黑布覆盖,看不到外面,车团团转,几下就让你完全迷失了方向。 有些人在车里放超声波机,做移动工作,很难抓住现场。 ”。

“消失的女孩”

“一开始没有特别的规章制度,不知道怎么做,只能摸索着做”2005年,安徽在全国率先推进异地事件,开始到外地打击两非。 “周边掉的多,二是流动人口增加。”杨主任所在的县最常处置事件的地方是北京市朝阳区。 “首先拿着介绍信联系对口单位,走之前线人要了解情况,然后我们作为报案人向监管部门报案。 然后,作为向导带着执法机关进行执法。 ”。

“消失的女孩”

在杨锋看来,场外打基本上是魔道斗法,每次行动都像是动作片。 2007年,杨峰等人来到北京办案,一行十几人开车前往隐藏黑b超窝点的菜市场进行调查。 小心翼翼地,办事员中途下车,但被对方发现,赶到现场时,只发现了隐藏的高级超声波和相当于3万元的药品。 “我们的车停在被没收地点200米以外的地方。 检查结束后,我远远地看到几个彪形大汉在拍我们的车牌号。 我们在回当地卫生监督部门办公室核实的途中被跟踪了。 一进办公室,被两个彪形大汉左右堵门,一个镇计生专业吓得腿发抖。 ”。 最终在监督所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们偷偷出了后门,逃出了地下车库。 “出来后,大家都很惊讶。 我害怕再次被跟踪。 开车去天安门广场绕了很大一圈后,我敢回酒店休息。 ”。

“消失的女孩”

安徽的异地事件模式后来被宣传了。 从那以后,一列列车载着全国各地县级、乡级的计生员工们前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试图抓捕造成当地女性持续流产的“罪魁祸首”。

“消失的女孩”

据“两非”事件新闻管理系统统计,从2007年7月至年底,全国共立案2万多起“两非”事件,1.6万起被破门。 杨主任所在的县是不先进的县,2、3个月来,该县计生委的登记簿上已经登记了约1500件黑超声波事件。 “但是,与逃脱相比,掉落的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

“消失的女孩”

最危险的时候

刘伟忠辞去计生干部近十年了。 他所在的河南通许县玉皇庙镇,最火的时候有200人在谋生。 除正式编制外,还有多名“临时工”。 “那个时候,计生是乡镇最重要的工作人员,从派出所到税收人员,都是兼职计生。 ”。

“消失的女孩”

但是,计生干部随后逐渐被裁员,刘伟忠也被裁掉。 “不仅仅是缩短队伍,也要改变方法。 2002年制定了计生法是一个分水岭。 ”。 安徽某县计生办公室主任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至今为止没有获得7个许可,所以在地方上比较收敛。 以说服教育为主,要求吃药、戴戒指、自己选择。 之后,诱惑验孕,将分娩改为婚前服务,每次验孕后都要送洗脸盆、毛巾、洗涤剂。 这十年又有了新的变化,调查疾病,人性化,人们也渐渐接受了新观念。 ”。

“消失的女孩”

在这些变化的背后,中国的人口形势发生过根本性的变化。 推行计划生育政策30多年来,中国总生育率从20世纪70年代初期的5.8左右迅速下降到全年的1.6左右,为世界最低生育率。 年春天,坐在阳光下,刘伟忠悠然地说。 “现在,计生干部只剩下两三人。 闲着什么也没做。 几天内没有准生证。 我觉得生不了人。 ”。

“消失的女孩”

出生率下降,开始出现计生政策的负面影响。 与计划生育政策相关的田雪原先生说:“由于预计会出现老龄化、劳动力不足、男性过剩、年轻夫妇的晚年负担增加等情况,所以决定只靠一代是无法成为永久对策的。” 田雪原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2009年,将近30年前,我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复印件。 人口控制的目标基本实现了。 政策可能出现的问题层出不穷。 为了不使问题变得严重,我们应该按照本来的目的进行政策调整。 ”。

“消失的女孩”

不平衡的出生性别比很早就引起了高层的关注。 2001年颁布了《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管理条例》,2002年颁布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2003年颁布了《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到了2005年,全国开始开展了对女孩的关爱行动 年的“治理性别失衡”被纳入十二五计划,出生性别比从120个高位逐渐下降,年降至115.8左右。 “计生政策也在调整,年和年,中央相继开放单独二胎和全面二胎,预计将向这个方向稳步推进,出生性别比将逐渐趋于平衡。 ”。

“消失的女孩”

但是,对现代农村男青年来说,结婚的烦恼并没有缓解。 “人们只是看到出生性别比下降,这只是‘异常’程度减缓。”李树普鲁兰说:“就像身体生病了一样,感冒好了一点,但对身体的危害还在持续很久,只是没有症状。”

“消失的女孩”

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的过程中,这一评价得到了大部分专家的共识:迄今为止,进入适婚年龄的都是80年代出生的人,那时性别选择还不严重,但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出生的一代进入适婚年龄后,性别失衡。

“消失的女孩”

“性别比长期严重失衡,社会背上‘高利贷’”原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王侠表示:“在灾害爆发前排除危险状况,是百年大计。”

(宣金学,部分参加楠的采访。 应被采访者的要求,一些人名、地名采用了假名)

标题:“消失的女孩”

地址:http://www.gshxhs.com/gmwxw/196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