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文章1904字,读完约5分钟

结体灵秀 俊逸高雅

—记当代著名书法家胡维平

艺术家简介:

胡维平:九三学社社员,昆明理工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原CAID研究所所长。原昆明现代美术馆馆长。长期从事艺术设计理论教学和书法教学的工作,长期从事书法和绘画艺术创作的工作。指导过64名艺术类硕士研究生。多年来,发表论文七十多篇,出版过多本书法作品集。书法和绘画作品被多家机构和个人收藏。

在书法方面,胡维平五体兼擅,并以行、草书为精。胡维平的行书、楷书是以二王、赵孟頫、米芾为典范,草书汲取孙过庭之意韵。他的行、草书作品线条似不经意,却极有法度,结体灵秀绰约,圆中有健,飘逸妍媚,朴茂自然。隶书追伊秉绶,沉着平直、收笔含蓄、古拙开张。篆书学吴昌硕,气酣势奇、醇厚郁勃、刚柔并举。从胡维平的书法作品中能够看到他对传统的敬畏和理性深入的研习与掌握,也看到了他将艺术理论与书法技法较好的交融,并已经形成自己独有的风格。

对于书法作品以及创作者来说,能够启发心智者为最善。这种启发或许是外在的,立足于通过直观的视觉表达,使观看者借此获得独到的艺术审美与趣味。但不可否认的是,外在的启发更多地会被内在的感悟所掩盖,不仅使观看者得到感官的刺激,更能启发其对艺术语言的思考,进而通过作品内容获得联觉进而触发情感。这种层面下的感悟自然要比单纯的视觉刺激要更为荡气回肠、发人思量。在看过胡维平先生的书画作品之后我在想,他的作品便可被称作是这样一类富有启发意义的作品。

单纯从技法角度出发,胡先生行书之用笔出自二王一路,但其不囿陈法,自创枢机,涤荡了二王用笔中羼弱的部分,行笔落墨皆有自己独到的意趣,可谓以“雄强灌诸秀巧”。书法不比绘画,从表现语言上看,是线条的艺术,同时亦是纯粹的“黑”与“白”的艺术。前者即“锥画沙”“屋漏痕”之类,后者则言“墨分五色”。但即便进行了这般细致的区分,书法的直观表现力也仍旧不如绘画艺术那般丰富。更何况,文字不比绘画,可以随意发挥,其本身还受到字体结构与章法的客观限制。在这种条件下,线条构建的结构与黑白交映的和谐程度便成为了一幅书法作品技法表现能力的基本出发点。胡先生正是以其扎实的线条与多变的墨色作为其艺术表现的基础,在黑与白的世界里营造属于自己的艺术天地。

书法作品的表现力,很大一部分是仰仗创作者用笔的水准。用笔的快慢、提按、虚实、承续皆能体现创作者的审美取向和艺术品位。胡先生笔出二王,其行笔固然可谓尚巧,然以墨色相应,则巧而不华,更以雄强见长。此番功力固然需要累之以时日方才能成就。古人行笔之法,其理有二,一曰朴实,二曰绮丽。或曰“碑”为朴实,“帖”为绮丽,其实不然。一人之书风一成而不变者,古来未见。以王右军为例,其《姨母》朴实而《兰亭》绮丽,颜鲁公则《多宝塔》为绮丽而《李玄靖》为朴实。故而朴实、绮丽之别,其异并非在人,而在所学之法。朴实故而成其拙,绮丽故而成其巧。董香光尝云:“字之巧处,在用笔,尤在用墨。”又云:“然非多见古人真迹,不足与语此窃也。”前者强调了巧的由来,后者则谈及了巧的基础。

在观摩过胡先生的作品之后不难看出,胡先生是推崇古法用笔的,这也就表明了其取法古人的书学理念。昔人学书,其门径大略可分为二:一者乃是家学,所学之法便是其家门之特有书风,此类书家其学书皆始自蒙童,经久以恒,故能极工尽妙,尽得家门之真传。二者则是学古,虽无家学之天时,但得古人遗风之裨益,亦堪成家立体,延誉于后人矣。这两种门径自是没有高下优劣之分的。只不过,在今日的环境之下,学书之家学已然日益鲜见,而伴随着出版行业的兴盛,越来越多的堪比原貌的复制品为常人所见。书写学古的门槛降低了,故而今日学古便更加容易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所谓“民间书法”的主张,这种主张颇类当今笑话屡出的“民间科学家”,认为书法创作可以脱离传统而进行自由创造。不可否认,在这种氛围之下,创作者的思想开始日趋叛逆。求稀求怪而不再摹古,大量地以形式见长,强调意识性与脱离传统的创新,这般创新固然有着其发展的前景,但倘若摒弃了前人的书写创作经验,却乐此不疲地认为自身所坚持的仍然就是那门传统的艺术门径,这种虚诞的做法看似开发,实则是一种局限的包装。

一如白谦慎先生在《与古为徒和娟娟发屋》中对书法的经典性问题的探讨,认为书法的平民性其实只是一种宣传策略而已而名不副实。胡先生同样用自己的作品、自己的书法创作实践,力证了书法的经典地位。也用其成熟的书写形式表明了其“与古为徒”的创作理念与“兼容实巧”的创新精神。我们祝愿,胡维平先生和他的书法艺术,在百花齐放的当代书坛,独树一帜,墨韵生辉。

文/杨硕

胡维平作品欣赏:

胡维平绘画作品欣赏


标题:结体灵秀 俊逸高雅—记当代著名书法家胡维平

地址:http://www.gshxhs.com/gmwxw/29761.html